生活 导航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罗西,就好像一起吹过晚风的人,会特别心安,阅读时光

01-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68

罗西,就好像一起吹过晚风的人,会特别心安,阅读时光(图1)

谁是一起吹过晚风的朋友?一起写诗的那个,爱情未遂的那个,相见恨晚的那个…

一起吹过晚风的人,大概会记得久一些

文摄:罗西

人生残酷、艰难,还好,有一些温柔知心的友情,一直或时断时续的陪伴、映照,如同人间四季有花与明月。

心灵的知己,情感的星空,总给我爱与光。

有时单靠回忆他们的点点滴滴郁郁葱葱,就足以滋润心田,就好像“一起吹过晚风的人,大概会记得久一些。”

谁是一起吹过晚风的朋友?

一起写诗的那个,爱情未遂的那个,相见恨晚的那个…

年轻时一起写诗、谈论诗歌的朋友,还不少,因为上世纪80年代,写诗是最拉风的,它意味年轻、锐气、时尚与高级。

现在我朋友圈里,能一眼看懂对方的,大都是那个年代的诗友。

我是1984年考上福建师大的,一个农村的孩子第一次进省城,激动与惊慌、好奇与憧憬集于一身。自卑又多情的我,有一天在第三食堂的门口看见一张海报,是“南方诗社”启事,同时也在招募新生会员。

我鼓足勇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来到了文科楼的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这里是诗社的落脚处,大家都很虔诚,也有傲气桀骜的,但是大部分是友善的、天真的。

从这里后来走出了不少文艺奇才。

南方诗社是当时中国青春诗坛的一个重要据点。

走上社会后,我先是做了5年中学老师,之后勇敢地“停薪留职”打回福州,成了一名新闻记者、有次,采访一个从湖南湖区出来的女孩,她的经历离奇而励志,我有些驾驭不了那个稿子,第一次听到那么多阴暗阴险的人心人性,让我惊诧不已,她说我,“你太干净了,你不懂。”

后来,我觉得,这句话是对我的褒奖。这是诗意赋予我的,是南方诗社给我的最初赠与,谢谢那些散落世界各地的诗友。

不久前,一位诗友回福州,他阔别30多年的福州,我炸海蛎饼、炒米粉、做佛跳墙(个人版本的)招待他,我们都不喝酒,他吃着吃着就红了眼圈…

社会那么复杂,历经坎坷,沧海桑田,“突然被你这么一个款待,就觉得那些写诗的日子,不功利的日子,又回来了,那些日子滋养了我们‘从今以后’的几十年…”

我听了挺舒服,就好像当年写诗的夏夜,我们一起吹过的清风,那时他失恋,我也是,他住校外的学生公寓里,他常常到校内找我聊天,其实是互相读诗,谈诗、赏诗。

夜深了,我送他出校门,月色很好,那时,那段路还是田埂,是菜地,走着聊着就忘记了时间忘记自己是在送他…

一不留神就走到他住的学生公寓楼下,我们又互换角色,他把我当客人往回送…往返好几次,很像古代书生的那种这座山到那座山的友谊。

有些友情就是诗歌,仿佛没用,其实只是免费的而已,不是没用,它是空气、月色、清风。“那林间无比温柔的月光,就连神明都眷恋。”

罗西,就好像一起吹过晚风的人,会特别心安,阅读时光(图2)

还有一种友情,是未遂的爱情,差一点就是爱情的友情。

这常常是当事人的共同秘密。心有灵犀。酿错的酒,成了醋,也是种瓜得豆的幸运。

他与她是中学同学,从初中到高中。

曾经,他的作业本压着她的作业本,彼此都会脸红、心有灵犀地幸福,她带的清凉油涂着他的太阳穴,他头疼就好了…

在那压抑的年代,彼此都掐灭了那一点的爱情火花,成了哥们,后来去了不同的城市、上了不同的大学…

最后也各自结婚生子,都如意。一个天涯,一个海角。

他说,他现在的妻子,眉眼间,有“她”的晴朗;她也承认,有难事,找这位“老同学”帮忙,会特别心安,妥帖,即便没有办成,也觉得开心,就好像当年每次发考卷,他第一名,她第二名,这就是最好的安排,比她自己获得第一名还开心,只要彼此比肩、前后、不分上下就是。

现在,他们都快退休了,两人天南地北的存在,但是那份彼此一直觉得“有所歉、互相欠”的友情,给彼此的人生都加分了,添光彩了。

不曾忘记,不枉此行,也从未犯规。

爱情是好,若是爱情成全的友情,很妙;因为那万水千山之隔,也因此拥有了这万水千山。

罗西,就好像一起吹过晚风的人,会特别心安,阅读时光(图3)

还有一种相见恨晚的友情,也是极为难得。

中年后,那种小时候的友情、青春期的诗友基本就没了,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那些一起吹过晚风的,不断地、不打招呼地以不同的方式离开了。

幸好上年纪后对友谊的渴望也没有那么强烈,所以,靠回忆,也是可以度日的。

难过一下,感慨一下,天就亮了。

在时间面前,那些离去的只是腾出一些空隙,让回忆自然去补充。

不过,神眷顾我,也让我不断认识一些相见恨晚的朋友、网友,在向晚的路上,他们陪我吹吹风,也特别走心。

说说其中一位,他是年轻的创业者,因为同在一个群里,经常看到我的文章,就加我。用他的话是“仰慕已久”我听多了客套话,也没当真,有次他大宴宾客,也邀我,我不爱参加这种不认识的人聚在一桌喝酒吹牛的饭局,就摆架子推脱说:酒家在郊区太偏远了,我又不会开车,谢谢了。

他立即说:“我去接您。”

说到这个份上,就去了。

他很有驾驭感,几桌的宾客,有头有脸的,都被他招待得非常轻松、周到,每个人都被他关照得极有存在感…后半程是唱歌,他已经读到我眼里的“不愿意”就主动轻声对我说,“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让司机先送您回去。”

后来,我帮他写一个产品的文案,他扔下一句话:全权由您定夺。

他居然懂得我要的自由。

就这样成了忘年交朋友,而且没有代沟,彼此都非常自在舒适,价值观都差不多,对未来都有些忧虑…

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这一点:他懂得,我平时最需要的是车是司机!

梅花开了,他主动问我:要不要去永泰拍青梅?

樱花开了,他主动问我:要不要去森林公园拍太阳鸟?

初夏,暖风起,他主动问我:什么时候带您去平潭岛拍蓝眼泪?

春节,因为疫情,他主动问我:“我派车接您回老家…”

其实,我很少答应。心意领了。我觉得这样细致的关心,就已足够隆重。

他会看出我最缺的东西,即车,这是最让我感动与满足的。

知心、懂得到这份上,我何德何能再顺水推舟或得寸进尺?够了!

曾想,朋友嘛,能有几个就几个,能懂几分便几分,我是个悲观的人,想不到,50岁后,还可以遇见这样的一段友谊,我觉得即便维持一年半载也值了。

少年的那些晚风啊,原来一直吹拂着,我一直在风中,我运气不错,我感情丰富,总有人关照喜欢,不多,但也不断,这多么光荣与富饶。

时时记得,念念不忘;感恩一次,获得一次。

罗西简介:

专栏作家,传统媒体人。

在《新民晚报》等全国50多家报刊写过专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晚风

晚风是指歌词名,比较有名的由歌手王芷蕾的晚风和伍佰的晚风。在歌坛纵横了好几个音乐阶段的王芷蕾,拥有过数不尽的专辑和走红的代表作品,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等有华人的地方,都沉醉在她的声音里过。不管是情歌、连续剧主题曲、或是新歌、老歌,每种类型的歌曲洋洋洒洒的让她俨然成为了流行乐坛中少数的全能歌手之一。

上一篇
四川成为我国唯一女少男多的地区,其实本来四川就以美女多而闻名,四川也号称是女性地位最高的地区
下一篇
幽默笑话,王大爷赶紧捂住我的嘴,总去广场干什么
热点推荐
相关推荐